新闻资讯
您所在的位置是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新闻资讯
您所在的位置是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行业新闻

不得不谈的宋朝南迁和岳飞之死之间的关系,可悲可叹

发布时间:2019-10-03 15:52    浏览次数 :

“靖康之耻”后,宋帝国政府残余力量,撤退到长江以南,是为“南宋”。然而,退到江南后的宋政府,并没有痛改前非,抱残守缺、苟且偷安的立国精神,仍坚定如故。因此,像岳飞这般的有能力又爱国的将领,便难有好的下场!

一、宋政府南迁

“靖康之耻”后,金帝国如果把宋钦宗赵桓留在宝座上,当作傀儡运用,宋帝国可能像冰块一样溶化在金帝国口中。那些暴发户的女真领导人,自然不可能有这种高智慧的政治头脑。金军在押解赵姓皇族北去后,也从开封撤退。

注意金帝国的膨胀,只十余年时间,它从一个只有一万人军队的野蛮小部落,膨胀到一百倍以上,拥有200余万平方公里的庞大帝国,兵力自感不够分配,不能长久羁留在黄河以南。

它另立一位在宋政府当过宰相的张邦昌当皇帝,命他维持河淮地区的局面。但张邦昌等到金军渡黄河北返后,就把政权归还赵姓皇族唯一漏网的皇子赵构。

赵构是赵桓的弟弟,他正在黄河以北集结勤王兵力,没有在开封,所以幸运地逃出魔掌,就在应天府宣布登基,成为宋王朝第十位皇帝,南宋政府的第一位皇帝,是为宋高宗。

宋帝国的重建引起金军第三次总攻,这一次金军用一年余的时间,把黄河以南、淮河以北,包括开封、洛阳、长安几个重要城市在内,约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,全部占领。

赵构渡过长江,向南中国逃亡,定都临安。金帝国大将完颜兀术尾追,1129年,宋帝国的长江防卫总司令官陈邦光降敌,引导完颜兀术过江,直攻临安。赵构逃向明州,金军再攻陷明州。赵构乘船飘向大海,金军一支孤军,深入已久,无法穷追。遂在大屠杀后,向江北撤退。

完颜兀术一直撤退到长江,要渡江时,才遇到困难。宋帝国大将韩世忠在黄天荡迎击,韩世忠的妻子梁红玉亲擂战鼓。女真兵团遭到他们开国以来第一次挫败。但它仍然突围而去,原因很简单,金军10万人,宋军只8000人。

blob.png

女真兵团之所以所向无敌,靠他们的强马、硬弓、铁甲和锲而不舍的缠斗。早年,宋军跟西夏帝国间的战役,日出接触,日中时胜负已分,即行结束。可是女真人不然,攻击一旦开始,即如火如荼,宋军已精疲力尽,而金军的攻击却转趋猛烈。

东北苦寒地带人民强壮的体格和最严格的战斗训练,使这种攻势发动后,可以鏖战数日数夜,不胜利便不停止。连以勇敢凶悍的契丹兵团都不能抵抗,更不要说不堪契丹兵团一击的宋军。

然而,沉重的外患激起民众的觉醒,当宋政府军队大部分覆灭溃散之后,民间抗敌武力代之而起,而且在战斗中茁壮,成为劲旅,女真兵团才开始遇到克星。在所有将领中,农民出生的岳飞最为杰出。

这位籍贯相州汤阴的民族英雄,具有完美的人格和文学修养,他的书法跟所作的诗,即令从纯文学观点上,也是第一流作品。在那个军纪败坏到跟盗匪没有分别的时代,岳飞兵团军纪森严,即使严冬深夜,也宁愿露宿街头而拒绝进入民宅,使受惯残害的中国人,从内心发出敬重。

完颜兀术在黄天荡的挫败,使女真兵团光芒万丈的时代,显出暗影。宋帝国民兵在各地发动有效的阻击,使金帝国无法继续扩张。

1130年,金帝国政府又在大名建立一个傀儡政权,册封一位曾经担任过宋帝国州长的刘豫当皇帝,称他的政权为刘齐帝国,企图使河淮地区成为宋金两国的缓冲地带。但这个汉奸政权太明显了,对金帝国并不能有实质上的帮助。

七年后,金帝国又把它撤销,将河淮地区直接并入版图。

有一件事非常奇异,位于西北的西夏帝国,仍然存在,只不过降为金帝国的藩属。不知道什么缘故,金帝国从没有攻击过它,更没有想到灭亡它。唯一的解释是,可能因为它的地方太贫苦,不屑一顾。

blob.png

二、岳飞之死

千锤百炼出来的宋帝国民间抗敌武力,不久即发挥强大力量。1140年,岳飞兵团北伐,进抵郾城,女真兵团总司令完颜兀术集结重兵迎战,宋帝国全国上下,都为岳飞震惧,皇帝赵构特别由临安发出训令,要岳飞小心应付。

决战终于开始,金军使用“拐子马”,这是一种可怕的骑阵,三匹战马横连在一起,在大平原上冲锋时,跟现代的坦克车一样,发出泰山压顶的威力。

完颜兀术这次投入二千匹拐子马,即六百辆坦克车,准备一齐把岳飞兵团歼灭。

岳飞用步兵伏地,以一个人的生命换取一只马足,只要一匹马的马足被砍断,整个拐子马便全体仆倒。结果女真兵团崩溃,崩溃时发出山摇地动的哭号呐喊。完颜兀术大恸说:“自从故乡起兵,靠此制胜,今竟如此!”

完颜兀术再集结部队反攻,在小商桥跟岳飞兵团向北挺进的先头部队杨再兴相遇,金军12万,宋军只800人。杨再兴即行攻击,800人全部战死,但金军被杀2000余人。只不过十年之前,宋军闻风丧胆的往事,已如云烟。

完颜兀术大为惊骇,他发现情势严重,急缩短战线,退回开封固守。岳飞兵团尾追,进抵距开封仅20公里的朱仙镇,一场更大的决战迫在眉睫。

岳飞本来不喝酒的,这时下令军中说:“我们要打到黄龙府,迎接二位皇帝陛下回国,再庆祝痛饮!”

这时,沦陷区各地民众,纷纷起义,切断金军粮道,准备迎接祖国部队。完颜兀术束手无策,打算放弃黄河以南地区,退守燕京。但他的一个智囊阻止他说:“世界上从没有听说过,当权人物在政府内部猜忌掣肘,而大将能够在外建立功勋的。岳飞生命都有危险,岂能有所作为。”完颜兀术立刻领悟。

这位智囊的判断完全正确。赵构自从登上皇帝宝座,他日夜恐惧的有两件事,一是恐惧他的哥哥赵桓突然被释放回国,他的皇帝便做不成,而且有被控非法篡夺的可能性;二是恐惧民间武力和从民间崛起的将领,万一发生“陈桥”式兵变,他的皇帝同样也做不成。

这是一个沉重的心理负担,但又无法说出口。只有一个人洞察他的肺腑,即不久之前才从金帝国逃回的总监察官秦桧。他抓住赵构心理上的要害,提议跟金帝国和解,并暗示和解只是一种手段,目的在于解除帝位的威胁。

赵构大喜过望,任命秦桧当宰相,跟金帝国接触,而且有过数次谈判。正当岳飞挺进到朱仙镇时,谈判也进入重要阶段,岳飞日夜不忘迎还二位被俘皇帝的言论,更使赵构憎恶。

于是,赵构下令撤退,并在一天之内,连续颁发十二道命令,每道命令都用“金字牌”送达,用以造成严重压力,使岳飞不能反抗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eaconitnl.com//lishi/31466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